星期三, 12月 24, 2008

平安夜記最近的生活

前陣子父母就已經醞釀在北部設立公司的想法,這或許是父親另一段人生的開始。歷經波折(其實是很小的波折),新公司命名為「有麥室內設計公司」,有麥二字靈感來自於詩經,我與亮亮伏首案前,思索一夜方得此名,在其中寄予許多對豐美人生的期盼,當我傳簡訊給父親告知結論時,心中一股清淡喜悅。

「丘中有麥,彼留子國,彼留子國,將其來食。」

父親頓時化身成等待的那位,他的眼冷靜沉著,透露幽微的脆弱,心中唯見異地求學的子嗣某日歸來,與他朝夢想之鄉共進。這時候覺得父親若是位女子,好像也那麼理所當然 (即使獅子座的他本人一定自認非常man。)

另外,就是不知不覺到了平安夜。時間完全不著痕跡的把我推向愈來愈害怕的那一天:學期結束。距離我研究所生涯結束,只剩下三週。幾百個小時。這三週放在我整個人生的軸線上只能佔據肉眼看不出來的比例,卻很有可能影響我往後的一切。在學期結束之前,我必須做好劇團的一份被我無限拖延的出版計劃(其實只剩兩週)、還有五本書要讀、然後調整成寫作狀態,蓄勢待發整個寒假的書寫工作。

每一件都好難好難,我的意志力與惰性正在拼搏廝殺!
誰來把電視砸了,把網路拆了,把冰箱鎖死,把車鑰匙與錢包扔進淡水河,還有......

最近的生活普通平凡沒有特色,信箱裡唯一在乎的是圖書館的到期通知,偶爾可能還有同家會的信,其他的都被毫不考慮的刪除。我不需要那些故意與世界聯繫、唯恐別人不知道自己有多偉大的醜人氣息,所以,全都給我滾開。但矛盾的是,我還來布洛格寫東西。沒辦法,誰叫我還有關渡講座的網路學習作業要交,以及我還是那麼害怕寂寞、害怕被拋棄,害怕當我一天想要與人交往時發現原來我誰都不認識。

前天去桃園參加會議,回程時順路去了鶯歌,在那條不知道有什麼資格稱作老街的老街上兜兜逛逛,最後買了一個六孔純白陶笛,掛在項上,冰涼的陶器以奇特的節奏一下一下撫觸我凸出的小腹。好冰。吹了吹聖誕歌,叟咪蕊鬥叟,叟咪蕊鬥喇。

今天是平安夜,我寧願我還是小學生,每週兩天下午在基督長老教會裡唱歌,主耶穌是我牧者。那時候不需要擔心自己不相信祂,所以歌聲非常清亮。

另外,我要我終生的好友們都擁有幸福的人生,草莓、火星、阿焜、阿亮、阿黑、小胖紫雲、無頸龍、芳英老師以及我的父母兄弟(以無特定順序之順序排列)。因為人數真的不多,希望老天爺能確實的配合,好好善盡身為神的職責,將他們通通納入最好的那一國,保庇他們,讓他們知道怎麼快樂。阿咪斗佛,I will watch you。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Thanks for sharing your brilliant kindgom with us! 祝福妳與亮亮今年耶誕和跨年都很快樂!!

希望來年有機會來英國與我們一起過節喔!

胖與紫

胖就感心 提到...

我不敢跟你聯絡了啦!因為我怕洩露出"唯恐別人不知道自己有多偉大的醜人氣息"!
(一邊說不敢還一邊留了言,挺做作的)
耶誕夜被你的文給保庇到忽然就感心了起來,那我也要請釋翹摩尼佛給你保庇,保庇你寫論文時神思泉湧,然後也來最好的那一國跟我們一起住。

wang 提到...

走吧,去英國過耶誕!
釋翹摩妮耶誕節也出動,真是非常不負眾望

阿你們何時要演出新作?
我要看DVDㄋㄧ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