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30, 2007

﹝貓頭的細語﹞


今天聽過貓頭的讀劇會。
關於劇本的理解經過作者自己解釋之後的確清楚很多,聽的時候卻是混沌不清。若以貓頭的立意,「如果我們覺得這些人物的溝通是無效的話,就有六十分(七十分?)」來判斷的話,分數應該是有的。


我喜歡這個劇本有6,不喜歡有4。
喜歡老師們的對話,喜歡一些若有似無的幽默(我最喜歡這種了!),喜歡陳敬這個腳色。小白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彼得潘,我覺得陳敬應該是作者的彼得潘。因為她好像外星人喔!一整個非常乾淨、有智慧而且磁場方向不一樣的女生。(^^)另外,「沙箱」這個東西我雖然不是很清楚怎麼呈現,但是,我相信沙的作用,怎麼說呢,像是一道如影隨形的微弱光線,輕輕的在一邊襯托著;也可以是一個隱喻。至於隱喻什麼,都說了是隱喻了。
不喜歡某些長段的回憶對白,比方說媽媽的一大堆回憶,因為聽著聽著實在會閃神,可能還會因為打瞌睡閃到腰。對於溝通這件事,「多說無益」不是嗎?要表現無法溝通,是否需要如此囉唆?

好了我要說重點了。怎麼大家都一直說什麼有效什麼無效觀眾理解觀眾不理解呢?聽了心痛。有沒有可能觀眾以為理解可是其實沒有理解,或是觀眾以為理解但不清楚理解了什麼,要不然就是不清楚理解了沒有但是總覺得自己不理解不懂?我覺得最後一個是最有可能的。
「不清楚理解了沒有但是總覺得自己不理解不懂」。

溝通有效,叉(x)。情緒有效,圈(o)。情緒的傳達有效,叉(x)。
我個人覺得這個劇本是以上三句這樣。


5 則留言:

uria 提到...

我看不懂耶
要聽過讀劇才會看得懂嗎?

aaa 提到...

係啊!

匿名 提到...

謝謝
非常開心看到你的想法

首先,陳敬確實是我最喜歡的角色
(被發現了)
她也是我腦中第一個成形的角色

還有基本上,那個「溝通無效就六十七十分」,是有點沒辦法一定要用一句話說明劇本時,勉強派上用場的
但那是最貼切的嗎?
我想不是
連這句話本身的合適度都只有大概六十分了其實

關於理解嘛
講到底,有甚麼是確定能,或可以被理解的?
即使身為作者本身,作品裡一定也有某些溢出自己控制內的東西
(在寫出的同時,作品已經是它自己了)
這樣可以說連自己都不理解自己的作品嗎?
可以,也不可以吧

至於觀眾的理解
不管是真的理解或是誤解
不管是想也不想就說不理解或是自以為理解其實不理解
都好
都是好的
我自己是比較喜歡人家覺得好像理解但又說不上來的那種狀況

母親的長段回憶
我知道很不討喜
在實用的方面我希望它拉回一點老師們講話時過high的調性
在情緒的方面我希望它走一個更純粹敘事性的方向
只是可能我還得再練習說故事
其實我的另一個理想是:
觀眾對她的故事不耐煩
其實正是他兒子對她故事不耐煩的情緒表現

啊我不知道了

跟大家都相反,我比較喜歡大家都不喜歡的,母子的對話部分

天曉得,我就是怪怪的偏心著,連對自己的東西也這樣

我蠻喜歡「島上」的
有空看完全本再跟你說感想

最後
為甚麼驗證碼這麼長啊!吼!

wang 提到...

哇塞,作者出現了出現了
真是讚

對於理解這種東西能說出來的部份實在是很說不出來的
這是什麼句子,真是

不過對於母子這一段
了解沙箱之後的感覺有了一些轉變
似乎,療癒的功能透過瑣瑣細細的對話在安安靜靜的發揮著啊

所以對於幾分幾分我時在世界來用一下以幫助表達我表達不出來的感覺而已
要貼切的說出什麼我也還沒有辦法
拜託我就聽一那麼一下而已耶

再給這個世界多一點時間吧
我確實相信著時間的力量......

匿名 提到...

更正

對於幾分幾分我實在是借來用一下

我才聽那麼一下

這樣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