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6月 28, 2007

詩之一段

依稀是白日流盼的眼
掃過我苔積的櫓槳
倨傲狡黠,不曾央求
猶暗示同行一渡

擷取自楊牧 繁花渡頭 詩

為了一個鼻子受痛的人以及她的情人
還有
淡水隱遁的瓢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