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月 09, 2007

【我在】Robert Willson背後


寒流 大師 我
在一起

「我從未學過一天的戲劇。如果我學戲劇,我現在就不會做我現在做的事。我透過戲劇學習戲劇。透過做學會做。」

「我從不定義我的作品,因為一但定義,它就只有一個面貌。」



「我不詮釋我的作品,詮釋,是哲學家的事。」

「電腦跟電腦放在一起,我們看不見電腦。但電腦跟石頭放在一起,我們很清楚的看見了電腦。因為它們不同。」

「每一件事物都有一個點,一個聚集一切的點。那個點是什麼,我們要認真思考並把它找出來。」

「魚和橘子的結構不同,所以它們有不同的面貌。我到今天都還在想,為什麼我的老師要這樣做。為什麼呢?沒有人知道為什麼。」

「〈對小花〉汪!汪汪!」

「一秒鐘之內,發生很多事,一秒鐘就有各種不同的東西出現。」

「嬰兒出生時是閉著眼睛的,但他的眼皮一直在跳動著。他在作夢。但他夢見什麼?」

1 則留言:

Dianthe 提到...

This is great info to know.